公益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公益资讯 >

608分考入211大学,2100字求助信写给报恩网--感动、励志

发布时间:2019-02-13 15:47         来源:报恩网        责任编辑:小善

爱心的叔叔阿姨:
        你们好!
        我叫谢慧文,今年19岁,现就读于河北工业大学工业设计专业大学一年级。我还有一个11岁的妹妹和4岁的弟弟,爷爷奶奶都70岁了,爸爸妈妈都40多岁了。我家住在秦皇岛市青龙满族自治县官场乡谢杖子村,是刚刚脱贫的国家级贫困村,不过我家仍是贫困户。我家里有很少的耕地,产的粮食除了糊口外,也就能卖几百元钱。经济来源全靠爸爸和爷爷在外打工,爷爷岁数大了,挣不了几个钱,爸爸有腰间盘突出,挣钱也十分有限。
        能够读一所心仪的大学曾是我心中美丽的梦。可当我付出常人无法想象的努力梦想成真时,现实又成了我深深的痛,痛得那样纠结,我只能尴尬地盯着录取通知书默默哭泣。为凑齐我的入学费用,年迈的奶奶要变卖五十年前出嫁时作为嫁妆仅有的耳环,七十岁的爷爷不得不为一千五百元钱而去城里为人守工地,我的心在流泪。当我看见一头白发满脸苍桑,一副老头模样却只有四十多岁的爸爸,看着他未老先衰的模样,我的心碎成粉末。当我看到满脸皱纹眉头紧锁的妈妈,我收紧的心如同揉成团的纸,不知何时能得以舒展。还好在我2018年开学前,泛海集团雪中送炭为我捐赠了一大部分费用,才保住了奶奶的嫁妆。家人暂时松了口气,但今后怎么办?还是个难题。
        贫困的原因是多元的,但懒惰绝不是我家人的陋习。因为我家人从来都是忠厚勤劳的:辛劳一生的爷爷奶奶,把希望寄托在儿女身上的爸爸妈妈。他们都在整日奔波、劳碌不停。但创造的价值,实为可怜。即使我尽可能压缩我的生活成本到很低,但这样的收入相对于本科四年的花销也是杯水车薪。
        家乡曾是“八山一水一分田”的国家级贫困村。贫瘠的土地上收获的总是微薄的希望。即使这样,用“穷乡僻壤”来白描家乡,生于此长于此的我也有一种不可名状的负罪感。穷则思变,为了生活,前几年,爸爸带着我们到秦皇岛市讨生活,年近七旬的爷爷也无奈去打工,而奶奶独自一人在家种地。
        在城里,七彩的霓虹灯并不能让每个人都绚丽多彩。爸爸无一技傍身,只能早出晚归干些挨累不挣钱的体力活。为了保证我和妹妹读书,还有一家人的基本生活,爸爸打两份工,忍着腰椎病坚持,一个月也还只挣到4000。而妈妈带弟弟,也没经济来源,房租、学费、奶奶的药、爸爸的药、弟弟的奶粉……这些钱要掰着花,才能维持基本生活。为了节流,我们把家租在城市边缘的郊区,在大楼的夹缝间,是狭小潮湿的平房,一年租金也得几千块。为了节约,我们穿亲戚送的衣物,我把青春的虚荣压在心底。为了开源,爸爸二十四小时连轴转,如果说休息,就是夜班那三五个点儿碎片化浅尝辄止的睡眠了。由于过去重体力劳动,爸爸得了腰间盘突出。大夫说这病不死人,但永远好不了,最有效的疗法不是吃药,而是别干体力活,要多休息。可这两样却是爸爸最不能得到的待遇。我能深切感受到犯病时爸爸强挺着干活,腰间盘要跳出体外的那种撕裂感带来的疼痛。我常常为爸爸祈福,虽然那是愿景,我还是坚持如此,因为我的爸爸相对于国家和社会不是栋梁之材,但相对于我们的家庭却是顶梁支柱,他在这个家不可替代!我爱他!
        为了这个家,我只有努力学习考大学,将来好报答我的亲人。 2015年,我在一所普通打工子女中学,奇迹般地考上了秦皇岛一中。我上了高中,家里开销加大,妈妈又生了弟弟。以前至少她还在照顾妹妹的同时,打一点零工,而今为了带弟弟,没了她的低微却举足轻重的收入,本来就拮据的生活变得更加捉襟见肘。由于怀孕时妈妈劳累和营养不良,弟弟生下来就很廋弱,还一直没奶水,只能靠奶粉和米汤养活。虽然尽可能少的奶粉是爸爸妈妈“精心配比”过的,但奶粉还是不小的经济消耗,还好现在小家伙很健康。从现实和物质上来讲,我和妹妹最该“讨伐”爸爸妈妈,可又有什么用呢?弟弟属于意外怀孕,大夫说妈妈身体不好,流掉对身体伤害更大,也可能是观念的问题吧,请不要苛责没有太多先进意识的他们。我生活在爸爸的臂膀下,上高中后却很少见到他。也只有在每两个星期的回家日下午三点半后,他才请假骑车来接我。虽然我自己能回家,但我知道那是他刻意的营造。人群中爸爸的单车破旧,面容苍桑,身体疲惫,透着一种落魄感,没有别的家长的那样的豪车和红光满面。但在我心里,他是人群中最醒目的目标,犹如夜行里独属我的明灯,给我以安全,照亮我的人生!坐在爸爸身后,把脸紧紧地贴在他廋弱的脊背上,能听到他厚重的心跳声。深沉的父爱和现实的骨感叠加成山一样的伟岸,海一般的包容,山海间有一种力量在波涛拍岸般激荡。烈日下爸爸背上的汗水合着我的泪水模糊了双眼,但我却能感知清晰的远方,流到嘴角的酸涩,我却能体会到苦尽甘来的甜美。少语的爸爸,路上总是本能地重复着“忠厚、老实、勤勉”等做人基本道理,没有精致的表达和世故圆滑的处事学,他不会。卑位力微的爸爸全力为我在拼,可我不能拼爸爸。我不是天资聪颖,可我懂得勤能补拙。天赋决定成绩的上限,可勤劳能把成绩的下限提高。唯有努力不负亲人!2018年,我终于以608分考上211的河北工业大学,我终于实现了我的大学梦。但是学费和大学花费,却又难住了我。为此,我诚心地请求帮助。
        我的亲人卑微如尘埃,尘埃落定后却是我成长的土壤,任由我汲取营养。报恩网的善行者似雨露撒落土壤,滋润我茁壮。请给我蜕变的时间,他日必回馈亲人,报恩社会,反哺家乡!
                            寒门学子:谢慧文
2019年2月9日 正月初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