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公益

当前位置:首页>社区公益 >

挑战与责任——创新社会工作与可持续发展

发布时间:2017-10-31 08:58         来源:公益时报        责任编辑:紫薇


创新社会工作与可持续发展
美国社会工作者协会首席执行官Angelo McClain
  美国社会工作者协会首席执行官Angelo McClain : 我们要为社区和可持续发展发声
  从一个社工的角度来说, 我们希望能够将我们的服务给到每一个地区,给到每一个角落,同时要确保我们的社会公平、社会正义以及包括经济的发展。我们需要有相关的住房能够给到每个人,同时要降低我们的碳足迹,能够尽量减少对于环境的破坏。
  首先是为老年人发声。每个社区都必须要能够保证老年人有自己的生活,有相应的尊严,他们能够加入到我们的社会各个方面。
  我们要站起来为宗教自由、信仰自由发声,宗教自由应该是每个人所享有的权利。我们应该站起来为移民发声,要让移民进入社区、使用资源。我们要确保有清洁的空气、水、好的路况以及包括安全的环境。我们要为女性权利发声,这对于我们的社会来说也是非常重要的。我们要为可持续性发展来服务。
  我们要为社区而发声,要确保社区的包容性,社区要能够为人们提供培训,能够让人们了解如何更好地借用自己的经验更好地发展社区。
  我们要为社区合作伙伴发声,和政府携手,和其他的学科和领域携手,更好地做到社区合作伙伴关系的搭建。
  我们希望为教育下一代来发声,来确保我们的下一代不会在可持续发展上和我们犯同样的错误。
  我们要为保护地球上的资源而发声。为什么环境的可持续发展也是我们社工的使命之一呢?我的答案是:第一,我们全世界都是互联互通的;第二,我们未来的子子孙孙都在寄希望我们来保护这个地球的资源,他们有需求,他们需要资源,所以我们必须要保护这些资源;第三,现在全球人口正在爆炸式的增长,十年以后世界的人口可能要突破70亿大关。
  中国社会工作学会会长王思斌
  中国社会工作学会会长王思斌:中国社会工作的发展与挑战
  中国社会工作的发展有一个很显著的特点,就是在1988年之后出现的社会工作教育首先带领了中国社会工作的发展。后来政府支持、理解了社会工作教育群体对于社会工作发展的理念和方式,所以决定来推动、支持社会工作的发展。政府的主导和政府的政策指引,是中国社会工作发展不可替代的一部分。
  在这个大背景下,我们需要讨论政府、社会机构及教育等部门合作的问题。这个问题是磨合也是创新。所谓磨合和创新是指,如果政府不能很好地回应社会需求,我们的社会工作教育就不能发展好,我们也就不能很好地回应民生发展的需要,也不能实现社会和谐。所以在这个意义上,社会工作教育和社会工作实践就实现了良性互动,而政府在这个情形下也能够回应或者适应社会发展,推动社会工作的发展,支持社会工作教育的发展。
  在这个意义上,我们怎么看待中国社会工作进一步发展,是我们面临的挑战。我们社会工作本土化还有很多问题,我们社会工作职业化的也有不少的问题。在社会上社会工作还不是大家都认可的专业和职业。而中国社会工作的职业化怎么发展,有赖于政府怎么样去审时度势,把专业社会工作、社会工作职业化和社会工作本土化放在一起。
  另外,中国是一个有14亿人口的国家,是一个以农业为主的国家,正经历着由农业社会走向工业社会,我们的服务对象很多是从农业社会走出来的人。这些人怎么回应你提供的服务,你提供的服务是有效的吗?你提供的服务和西方发达国家、工业社会里面所实行的方式是一样的吗?也就是说,在西方发达国家形成的社会工作的理念、实践、方法是否可以搬到中国来。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香港理工大学副校长阮曾媛琪
  香港理工大学副校长阮曾媛琪:一带一路倡议对国际社会工作伙伴发展的机遇与挑战
  社工在“一带一路”倡议中可以扮演很多的角色。在过去整个地区是分化开来的,但是现在他们都紧密地联系在一起。难民问题、人口贩卖问题、跨境卖淫以及包括跨境婚姻等,这些问题事实上都需要各个国家之间的共同携手和合力。
  对于社工来说是很好的机会。社工能够和人建立联系,同时能够帮助我们最终跨越这些相关的人和人之间沟通的鸿沟。现在有越来越多新的资源,能够让社工真正地开展起我们的工作,来不断地支持和辅助相关的发展。
  对我来讲,我现在倡导的是包容性的发展和参与性的行动计划,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进行社工实践,这里有几点我们要注意:
  第一就是要尊重多样性。因为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有这样那样的社会、经济、文化、宗教信仰的不同。
  第二我们必须要鼓励和解和包容。因为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有许许多多的冲突、紧张和对抗,所以作为社工,我们如何去和解差异并且解决这些差异是很重要的。
  第三就是能力建设,我们必须要帮助本地人进行能力建设,而不是以一个外来者、权威者的角度来给他们赋予能量,所以我们必须要从下而上地帮助他们构建能力。最后我认为我们的措施都应该是可持续的,可以持续很多年。
  中国社会工作教育协会会长徐永祥
  中国社会工作教育协会会长徐永祥:当代中国社会工作教育的历史使命及实践走向
  中国的社会工作已经有一百多年的历史,早在上世纪第一个十年,大陆已经有了社会工作教育和实务发展。中间因为各种原因基本停下来了。
  1978年中国实施了改革开放,使得中国社会工作有了恢复与发展的土壤,又呼唤着社会工作教育和实践的发展。1988年,在民政部的支持下,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吉林大学等三个学校首先试办社会工作与管理的本科专业。到了上世纪90年代以后,更多的学校开始了社会工作教育。从上世纪末到本世纪2006年,我们教育发展很快,今天我们可以自豪地说,在亚太地区我们社会工作的研究、我们的教育乃至我们的实务已经处于第一方阵了。
  到了2006年底,我们一共有329所大学开设了社会工作的学士学位教育。到去年年底有105所大学开设了社会工作专业硕士课程教育,同时一些学校还开设了社会工作学术硕士。目前全国有将近20所大学开始了社会工作博士的项目。
  从80年代开始,中国社会工作教育界就开始国际交流。发展到今天,国际交流是越来越多。我们5月份专门召开了中国社会工作教育协会和美国社会工作教育协会的7+7国际合作项目,我们合作了五年,非常成功。
  最后我特别要强调,社会工作要获得本国人民的认同、本国政府的认同,那你就要参与一些重大事件。在这方面,值得提出的是,我们中国的社会工作教育界积极参与重大事件的干预,比如2008年汶川大地震中,上海、北京、广东许多大学都深入灾区,开展了实践,应该说效果非常好。参与重大事件对扩大我们社会工作学术界、教育界、实务界在整个社会当中的地位是非常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