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公益

当前位置:首页>社区公益 >

社区公共空间如何微改造、大提升?

发布时间:2017-10-24 17:33         来源:青年报        责任编辑:紫薇

  今年,上海相关部门相继发布了《上海市城市更新实施办法》、《上海社区规划——15分钟社区生活圈》和《上海街道空间设计导则》,这意味着我们的城市将进入新一轮空间营造的轨道。记者在采访时注意到,不少社区公益机构,已开始致力于公共空间的改造,也有部分公益机构正在尝试众筹“修马路”、进行社区微景观改造等。有别于传统“大拆大补”的城建,公益机构探索的是如何以有限的成本推动社区居民参与自治、发动社会专业力量热情加入,通过弥补社区公共空间短板的“针灸式”改造、“修补式”改造,做到“微改造、大提升”。

  一个让居民满意的社区公共空间应该是怎样的?设想一下,人们可享受便利的公交,可沿街散步并悠然欣赏周边建筑景观,或是在路边咖啡厅与朋友聊天,步行或骑行穿过一个个路口时必须既方便又安全。

  全世界都在探索如何为民众营造更好的公共空间。在纽约,著名的《城市活力导则》一直致力于此。而在上海,今年相关部门相继发布了《上海市城市更新实施办法》、《上海社区规划——15分钟社区生活圈》和《上海街道空间设计导则》,这意味着我们的城市将进入新一轮空间营造的轨道。记者在采访时注意到,不少社区公益机构,已开始致力于公共空间的改造,也有部分公益机构正在尝试众筹“修马路”、进行社区微景观改造等。有别于传统“大拆大补”的城建,公益机构探索的是如何以有限的成本推动社区居民参与自治、发动社会专业力量热情加入,通过弥补社区公共空间短板的“针灸式”改造、“修补式”改造,做到“微改造、大提升”。
  青年报记者 陈诗松
  公益“修马路”
  想要打造一个“伟大的街区”
  来上海前,鲁沐骄是一名生活在纽约的中国籍设计师。在罗德岛设计学院学习景观设计的她,毕业之后一直在纽约的一家非营利组织工作,负责公共空间管理和运营。
  今年春天,鲁沐骄辞掉了在纽约的工作,来到上海开始新的生活。她现在的家,在陆家嘴街道辖区内的一个社区里。社区健身房的老板想把店门口的路面做成跑道,便找到了她。鲁沐骄在规划过程中,突然发现“修路”这事特别酷,“如果自己家住的社区既能够拥有国际社区的规划,又能够带着邻家伯伯的温度,那该多好。”她向记者说道。
  此时,她遇到了同样有这个想法的陆家嘴街道社区基金会秘书长焦兴旭,两人一拍即合,就开始迅速捣腾起一件对公益组织颇有挑战的大事:“修马路”。
  他们将“修马路”的突破口瞄准了梅园街区。“提到陆家嘴的居住区,直观上,它应该代表了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形象。可这并不是陆家嘴的全部。”焦兴旭秘书长告诉青年报记者,在这片金融区的光鲜背后,是上世纪80、90年代建设的一大片安置房。“这是一个由老年人、儿童、白领、外来务工人员等组成的高度混杂的社区群体。”而梅园街区,恰恰就在他所指的这片区域中。
  记者了解到,作为浦东新区最早开发建设的老城区,陆家嘴街道人均公共绿地仅为3.5平方米,远低于浦东新区22.37平方米的平均水平,位于街道辖区内的梅园公园是这片区域内唯一的社区级配套公园。而梅园街区就是以梅园公园为中心,四周被双行四车道的福山路、单行三车道的乳山路和商城路以及目前有路内停车场的双行支路所包围。
  在基金会和设计师看来,以梅园公园为中心的梅园街区,未来将有潜力成为一个社区慢行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个慢行系统将连接未来的东岸21公里滨江绿地,和腹地的世纪大道和世纪公园。它以鼓励步行和非机动车出行为导向,避开主干道,连接、孵化沿街小型开放空间,并做好地铁最后一公里的服务。”鲁沐骄分析说。
  然而,这个理想中的社区慢性系统在现实状况下正面临着车行道、人行道设计不合理、停车问题严峻等各种问题。“我们希望通过对车行道、人行道、公园、住宅小区、沿街商业、生态基础设施等的小型改造,让周边居民享受城市生活应有的便利。”焦兴旭秘书长说。
  基金会将这个项目取名为“翡翠指环”,既是形象地形容了梅园街区在地图上的形状,也是向19世纪景观设计学科的创始人Omsted建造的波士顿公园体系“翡翠项链”致敬。
  鲁沐骄告诉青年报记者,翡翠指环将以公园为中心,加之以四周街道构成慢行环路,用以服务周边居民,尤其是老年人与儿童的出行休闲为目的,做到安全、绿色、活力、智能。“我们相信,尽管没有重大的历史遗迹、没有显著的老上海文化,也没有高端的商业聚集,一个日常的社区公园所在的街区,只要通过改造能够以点带面地带动片区的城市环境整体提升,让场地从格局到细节高度贴近民众生活,并且有自下而上的参与式场所营造过程,那么就可以称之为伟大的街区。”
  成功尝试微景观改造 筹划志愿服务一条街
  有意思的是,想“修马路”的还不只这一家。最近,位于新静安的彭浦新村街道社区志愿服务中心也在画着新版图。他们想重新修建安泽路。
  安泽路是彭浦新村街道辖区的一条小路,目前路边上有街道社区事务受理服务中心和街道社区为老综合服务中心,平日里,社区志愿服务中心举办的不少公益活动,都会在安泽路的两边举行,吸引居民的关注和参与。
  “既然社区志愿服务的文化已经在安泽路上培育多年,完全可以把这里打造成志愿服务一条街。”在众人的提议下,志愿服务一条街的改造被提上了议事日程。社区志愿服务中心的相关负责人告诉青年报记者,改造方案中,除了保留原先的两个服务中心外,还将建立社区志愿服务中心和社区党建服务中心。更重要的是,有了“阵地”,就更便于开展更多样的社区志愿服务活动了。
  “因为安泽路是条断头路,我们在想是不是将这条志愿服务一条街改造成人行步道。”作为“修”安泽路的专业志愿者,设计师孙大伟向青年报记者透露了未来的部分改造计划,“彭浦新村街道有着较深厚的志愿服务文化,这条小路上很适合做一长排彭浦志愿服务的文化墙。除了定期的常规志愿服务活动外,也可以在特定时段开展爱心公益市集,吸引更多居民参与。还可以尝试探索公益孵化,为社区的公益机构提供场地等重要支持。”孙大伟说。
  对于这些丰盈的设想,社区志愿服务中心的相关负责人表示,“希望通过空间改造、功能设计和主题演绎来打造志愿服务一条街,促成城市文化、城市功能与城市空间改造的融合,从而实现三个目的:将与彭浦精神一脉相传的志愿服务精神继续传承和弘扬;成为开展各类志愿服务活动的场地依托;让志愿服务成为社区凝聚力和归属感的重要内涵。”
  其实,这不是社区志愿服务中心第一次“修马路”了。早在去年底,这家机构就在街道内的艺康苑小区发起一项长达大半年的“修马路计划”。
  “这个小区建成已15年,旧地改造的想法多次被居民提及,于是我们中心就发起了艺康苑微景观改造的项目。”相关负责人告诉青年报记者,和传统的“大拆大建”不同,微景观改造项目属于“小修小补”型的微改造,但是却能给居民的整个居住环境带来大提升。
  经过前期的需求调研和实地勘察,加上面对面的居民座谈,最终在有限的预算下,选择了四块亟待修整的公共空间。首先是青春社区地处小区中心段,内部活动设施简陋,无法满足青年人需求。其次是中心绿地,它是老人儿童的休闲娱乐场所,但草坪高低不平,草地上的桌椅老旧污损。第三,破损的自行车棚失去了使用功能,居民便将自行车停在一楼公共空间,影响其他人出行。第四,罗马广场上杂乱停着车辆,使原本雅致的景观增添了不和谐因素。
  经过半年的筹备,微景观改造即将正式开工,社区居民都很期待。“很难想象这是由志愿服务中心筹划和落实的,但确实一步一步做得很好。”艺康苑的居民对记者说道。
  模式“大不同”
  “微改造,大提升” 告别“大拆大建”传统 
  记者在调查中注意到,和传统的市政改造不同,公益组织的“修路”行为有其自身的特性。他们的能力和优势不在于传统“大拆大建”的粗放型建设方式,而在于关注小微空间的品质提升和功能创造,改善社区空间环境。概括来说,就是在有限的成本预算下,进行微改造、大提升。
  “在调研过程中,我们发现了很多问题,也发现了隐藏在花园中的宝藏。”以艺康苑中微景观改造为例,设计师志愿者发现一方面小花园的座椅老旧、使用频率极低,且大部分闲置;另一方面小花园的活动场地太小,不能满足社区居民的需求,于是他们决定拆除花园北侧的固定座椅,增加可移动原木坐凳,并重新清洗地面。
  再比如,设计师志愿者们注意到小区里原有的儿童游乐区位置偏僻,社区中心缺少儿童游乐设施。于是,他们表示会充分利用改造过程中产生的“园林废弃物”,将拆除的座椅木头和铁架子改造成儿童版的木质坐凳,将各种木板重新组合,拼接出儿童小木马和不同造型的跷跷板,通过将废弃物品与儿童游乐设施结合,赋予其新的社区功能。
  “在我们看来,社区是一个有机生命体,社区的微更新是社区新陈代谢的一种成长过程。这样的微改造,既满足了社区居民对于公共空间的需求,又大大节省了成本,可谓小而美。”志愿服务中心的相关负责人说。
  同样,陆家嘴社区基金会对于梅园街区的改造也是紧扣“微改造、大提升”这六个字的宗旨。
  “在梅园公园的门口,在这片老年人和儿童聚集的街面,为什么过个马路这么难?这其中有多方面的原因。除了司机和行人本身的问题,在公众眼中不起眼的十字路口拐弯半径过大是很大一部分原因。”鲁沐骄从专业设计师的角度分析说,大的拐弯半径会容许车辆以一个相对比较高的速度拐弯,使得它们更容易跟过马路的人群产生冲突。“那我们是否有可能采用缩小转弯半径、增加过街岛等类似的小’动作’,来迫使车辆在十字路口和一些机构门口减速慢行,增加行人的安全性呢?”她建议说。
  再比如,陆家嘴社区基金会希望在公园内部引入一些灵活的桌椅,让闲谈、休息、下棋更加便利。有了这些桌椅,公园会更加便利地组织一些集体文化娱乐活动,比如露天电影、街坊剧社、歌舞晚会等等。
  对于这些计划,陆家嘴街道相关负责人也予以了回应。其表示,规划部门正在编制陆家嘴区域城市更新规划,“翡翠指环”项目从理论上讲融入了陆家嘴整体的规划,也和陆家嘴街道缤纷社区计划相契合,相信确实将有“微改造、大提升”的效果。
  从设计到改造居民全程参与
  公益组织“修路”的另一大不同,在于“修路”工作并不是政府出资、设计师包揽、施工队承包的传统城建工作方法,而是注重社会多元主体参与,动员各种志愿者力量加入,尤其强调居民自治。
  “自行车棚太乱,车子放不下,能否扩大”、“中心花园曾是小区的看点,一晃十多年过去了,是时候改头换面了”、“我们应该对自己居住的地方负责,发现社区需要改造的地方并及时反映……”在改造启动前,一个开放式的社区议事平台率先被搭建起来,居民们各抒己见,参与到改造方案的制定中。
  “以社区公共空间改造为话题,以居民需求为立足点,动员社区居民、社区自组织开展公共参与实践,能够加强社区居民对社区公共空间更新的参与度,努力打造一个更有归属感、成就感和幸福感的社区。”志愿服务中心的负责人说。
  要小而美地“修社区”,不仅需要居住于此的居民亲身参与,也需要专业的志愿力量加入其中,重中之重就是专业的设计师资源。为此,志愿服务中心与上海城市公共空间设计促进中心合作,进行专业设计师志愿者招募,选择对城市公共空间改建与重建有兴趣的专业设计人员参与到本项目的设计。设计师在项目中是志愿者身份,不仅体现在这是本职工作外的事务,也在于这些设计师在参与中只能得到远低于市场价值的公益成本补贴。
  “我们希望透过设计师充满智慧、简便易行的设计构思,让‘灰色空间’迅速转变为市民个人生活与公共活动的重要载体,唤起人们更多的归属感。”招募通过宣传和微信平台的推送,共吸引到10家专业机构和设计师团队报名参加,并从中确认了最终的设计志愿团队。
  另外,志愿服务中心不仅在改造的点位和方案上听取居民意见,在改造过程中,在专业团队的支持下,也将让社区居民自己动手,亲自参与改造和美化自己的家园。
  记者了解到,在改造的施工过程中,志愿服务中心将举办社区木系列营造节、“认识我们的社区环境”系列讲座、“涂鸦也艺术”小区设施艺术改造等多个活动,让社区居民纷纷参与其中。不仅如此,志愿服务中心还会邀请专业摄像师团队做影像记录,完整呈现社区居民参与社区微空间改造的点点滴滴,并由志愿者据此撰写事迹报道,彰显社区居民社区自治的主人翁意识。在改造完成的空间场地用适当的形式展现在项目过程中做出杰出贡献的志愿者和社区居民的事迹,弘扬社区自治的志愿服务精神。
  另外,志愿服务中心在改造完成后,还将从参与改造的社区居民中招募志愿者,成为改造后场地的管理者和维护者。利用改造后的场地设施开展各类小区活动,将社区公共空间变成居民的活动空间,提高居民的社区认同感,从而实现“硬环境”和“软环境”的共同改变。
  修建资金全靠创意众筹大大缩减成本
  虽然是微改造,但是同样有资金的成本压力。青年报记者调查发现,在资金筹集上,公益机构也是不走寻常路。
  陆家嘴社区基金会的焦兴旭秘书长告诉记者,基金会改造“翡翠指环”的经费,将采取政府出一点、众筹一点、基金会想办法筹措一点的“三点合一”方式获得,其中众筹的经费比例是最少的,但将是基金会最大力推广的筹款方式。“因为众筹是希望每个居民都能参与到社区的营造过程中来,一起共建一起自治我们的家园。”焦兴旭说。
  据介绍,众筹的经费从5元到30000元不等,每位感兴趣的个人可凭意愿参与。有意思的是,出资参与众筹的个人或组织可以获赠一个订制的金属纪念章,它刻着日期和出资者的姓名,可用来寄语某个所爱的人,纪念某个事件。这份礼物将被留在“翡翠指环”的各个角落,被每天拜访这里的成百上千的人们所分享和讨论。
  比如说,如果你捐赠了300元,那么你的名字可以出现在梅园公园内活动椅椅背的背面,时间长达一年。如果你捐赠了5000元,你的名字或寄语将被刻在新设路灯灯柱的1.5米高处,而要是捐赠了8000元,则可以刻在长椅靠背的上方,你还可以像电影中那样,在椅背上寄语某个所爱的人,很是洋气和浪漫。而如果你捐赠了20000元,则可将名字刻在由公众参与设计的梅园公园内的项目背景墙上等等。
  而从艺康苑微景观项目预赛来看,公益机构通过鼓励居民自治参与设计和改造,确实能省下不少成本。在项目方案中,青年报记者看到,修葺美化座椅的实施部分,原本需要雇佣传统施工人力,但志愿服务中心将通过开展儿童和青年创意绘画活动,既让居民积极参与进来,又有效省去这些传统施工人力。同样,小小木工活动的开展将覆盖掉80%的雕塑、座椅改造的传统施工人力和70%的儿童游乐设施改造施工人力,而小区里种植活动的开展也将承担25%的植物补种人力,整个项目实施可谓有趣、环保又省钱。
  志愿服务中心算了一笔总账,整个微景观改造共将涉及到草坪补种、鹅卵石健身步道铺设、地砖清洗、树木移栽、拆除坐凳、坐椅与雕塑改造、儿童游乐区等8项内容,预计花费约16万元,相比传统施工费用,可以省去三分之一。“可以说,既能减少成本压力,又能吸引更多居民参与,可谓一举多得。”志愿服务中心的工作人员说。